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作家方方 > 作家方方:这种僵持还有多久?(42)

作家方方:这种僵持还有多久?(42)

3月6日。
今天阴天。阴沉沉的,心情随之而阴。空气中充斥着沉闷,无处不伤感。疫情与昨天比,没有明显变化,新增确诊人数依然上百,呈僵持局面。这种僵持还有多久,下周能结束吗?
这几天,我也像很多武汉人一样,压抑,郁闷,加上头疼。而且特别讨厌接电话,完全没有跟人讲话的欲望。以一种最简单的方式活着。什么都不想说。清点了一下封城前的记录。当时是在转他人微信时,顺手写了一些感想,权当作记录。现在,我将这些集中一起,与自己的日记,连接起来。
 
1月19日:转《预防新型冠状病毒,请务必佩戴口罩》
上个月去成都,学弟徐旻给我一个N95口罩,说空气不好。但我大武汉的空气比成都好不到哪里,我也习惯了糟糕的空气。所以口罩放在口袋里一直沒用。这两天关于武汉的疫情越来越多流言,家里从未备口罩。昨天去医院看望朋友,心想那地方得小心点。这才想起徐旻学弟送的口罩,忙找了出来。先还不知道怎么戴,琢磨了一下。现在对照文章,觉得自己戴对了,只是细节注意不够。
我大概已经有五十多年沒戴过口罩了。现在一戴,仿佛回到少年时代。
 
1月20日:转《蒋彦永:我说的全是2003年真实情况》
蒋彦永说;“你们看了张文康的讲话也一定觉得他是错的,张立平和王部长等人,他们已退休了,他们就能说真话。我们国家过去因为说假话吃的亏太多了,希望你们今后也尽量能说真话。”
现在讲假话的人比03年多太多了。而敢讲真话的媒体却没有了。只希望我们这次看到的关于“新冠肺炎”的官方信息都是真的。
 
1月20日:转《百步亭四万余家庭共吃团年饭》
感觉“新冠肺炎”尚在传播期里,社区举办这样的大型聚会,基本算犯罪行为。无论怎样热爱形式主义,热爱展示盛世太平,近期市府都应下令禁止如此这般的聚会聚餐活动,哪怕聚餐者自愿也不能允许。
 
1月21日:转《致敬!432个小时的贴身守护,他们说这是“责任”》
最辛苦的是武汉医生们。今年过年医生们怕是无法休息了。向他们致敬!
不聚会,不出门,不耍酷,做到出门即戴口罩,随时洗手,随时用盐水清洗咽喉,注意保护自己,就是帮忙。
 
1月23日:转《面对疫情,行动力超强的武大海外校友真是一剂强心针!》
转发一下武大校友的信息。
平时冬天我都去海南避寒。今年天暖,过年较早,所以计划年后再走。于是被封在了城内,与武汉人民共渡难关。
相信封城是政府迫不得已的事,尽管前期耽误了太多时间(元月中上旬省市开两会。为保证两会,谁都知道,那时候是沒人管事的,也不准报负面消息。记者们了解情况,几头为难,有什么办法呢?尽管人命关天,但官员们还是认为开会更重要。政治第一害死人。疫情之后,那些不作为的主要官员们自己想好怎么向人民谢罪吧!)。但是现在,作为市民,我们还是要服从政府所有指令,听从安排。保持理性,绝对不要恐慌,不要自乱。尽量不出门好了。出门定戴口罩(尽管难买到N95口罩。即使有,商家也依然黑心涨价!)。勤洗手,吃好饭。小病静养。建议也不要随意转发易引起恐慌的信息。自己关自己的禁闭,让自己在家里像日常一样生活吧。不添乱子,就算是帮忙了。
感谢诸多朋友的关心和问候。
有能力支持武汉的就请援手以助吧!
 
1月23日:转《刚刚通报!武汉主要生活必需品储备情况!》
这个时候,全世界都在关注武汉,全国人民也在支援武汉。现今运输也发达。绝不可能像当年战时武昌围城一样没有吃的。所以,大可不必抢购。这点可以绝对相信政府。
倒是政府应要求药店不可在此时对市民必须用品乱涨价。昨天下午我去东亭路某药店(不点名了)买N95口罩。一袋25个口罩需要近九百元人民币。这是一次性的用物,一天如果用三个(据说用四个小时后即无效),也得过一百元。我准备少买几个,却没有独立包装。售货员直接手抓,吓得我也不敢买了。我说:这种时候,为什么卖这样的黑心价。售货员说,供应商涨价,我们就得涨。
在口罩这种一次性的耗材上,家家户户用量都很大。不能太贵。管理部门应该强力打击乘机涨价的黑心商家。
 
1月23日:转《致敬!上海第一批重症和呼吸科医生已经出征武汉》
看到一些武汉病人求诊的视频,听到病人们的哭喊及密集长队,真是让人眼泪往外喷。那些病人太可怜了。而医生人手不够,医院床位不足。官方这么长时间没有得力措施(听说今天才决定建类似小汤山的隔离医院)。我们除了待在家里不添乱,完全无力助人。我很少有这样的无力感。
这里,要深深地感谢上海医生!
 
1月24日:转《武汉全员排查发热病人,各区统一安排车辆送诊》
帮转。尽管滞后,但到底有行动。整个湖北及武汉官员能力之低,魄力之弱,一遇大事,立即现形。光会讲套话、光会学习、光会压制讲真话的人有什么用?现在不多说,事后看他们自己怎样出来向人民谢罪!
下午出门买口罩。总算在一家小超市买到几个N95。街上所有的店铺全部关了门,包括药店。只有那种夫妻店的小超市开着。货源充足,菜也算很多。微涨一点价,这个可以有!问了两个店,店主均表示过年也开着,一天都不休息。听了他们的话,感觉好踏实。
更让人感动的是:环卫工人仍在一丝不苟地扫街。像往常一样,每条街都有环卫工人。而此时的武汉,正在冷风冷雨中。
感谢这些劳动人民!他们的从容以及辛苦,让我安心了许多。
 
1月25日:转《武汉封城前夜,29.9W人离开武汉》
对那些逃出武汉的人多一些包容和理解吧。都是百姓,都有恐惧,都想好好活着。
我倒是庆幸自己今年没有年前去海南。不然丢下我女儿一个人在武汉我还真不知道会急成什么样子。恐怕走也要走回来!现在还好,母女各自隔离在自己住所过年。心里也踏实许多。
倒是看到一些先前就在外旅行的武汉人突然间到处被歧视,甚至找不到住所。唉,这世道!
世态一向都炎凉,有暖心人亦有寒凉者。从未有过改变。大家认了吧。彼此好自为之。
 
1月25日:转:《求扩散!武汉市出租车进社区分配清单》
帮转。证实一下有用:同事几天前动过手术,明天要去医院换药。已向社区提出申请,听说多半能要到车。
大家过得很无奈,但至少有秩序起来。知道囯家出手,诸事有人管了,不再那样惶惶然。经过谎言和谣言轮番轰炸后,似乎自今日起,人心安定了许多。
大年初一转瞬即过。在这里,仍然要祝大家春节愉快。 希望所有的恶与魔,随旧年而去,希望我们所有人一天天好起来。
 
26日:转:《紧急求助!征集全国酒店/旅馆——收留将困在外的湖北/武汉人》
帮转。请全国人民包容湖北人,包容武汉人。无论以什么方式离开湖北,都得让他们有饭吃有地方住。你们的敌人是瘟疫,而不是湖北人和受害更重的武汉人。
 
上述记录,一并留存。
 

了解抗疫现场,参看财新“万博汇”:

推荐 41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