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作家方方 > 文章归档 > 2020年02月
2020年02月29日 23:58

作家方方:集体的沉默,这是最可怕的(36)

作家方方:集体的沉默,这是最可怕的(36) 二月初七(2月29日)。 天又晴了。阴阴晴晴,有点像我的封城日记,开开封封。待在家里时间长了,不知以后出去还习惯否。甚至,还愿意出去否。今天邻居唐小禾老师发了一组东湖的照片,像是无人机所拍,说是近日的。空旷而寂静的东湖,梅花盛开,红白相间,真是美得不得了。转给同事,同事说,看着看着好想哭。唉,一年春事几何空。杏花红。海棠红。看取枝头,无语怨天公。这几句词,倒是与我们现在挺搭。 武汉人有点沉闷,这是我...
阅读全文>>
2020年02月28日 23:59

作家方方:所谓早春,总会有几天这样的日子(35)

作家方方:所谓早春,总会有几天这样的日子(35) 二月初六(2月28)。 依然阴天。有雨。天又冷了起来。连夜晚都来得早些,四点多钟,如果不开灯,屋里光线就显暗。所谓早春,总会有几天这样的日子。 今天看到微博上有人转发当年朱熔基总理在上海作自我介绍的视频。其中有一句话:“我的信条是独立思考。”这句话,我很喜欢。这也是我所想的。大学刚毕业时,我参加一次文学会议,老作家姜弘先生在会上说,我们的脑袋要长在自己的肩上。这话给我留下深刻印象。是的,我们的脑袋不...
阅读全文>>
2020年02月27日 23:48

作家方方:是的,活下来就好(34)

作家方方:是的,活下来就好(34) 二月初五(2月27日)。 天气又阴了。有一点凉气,但也不算太冷。走出去望望天,觉得没有阳光的天空,多少有些阴郁和沉闷。 昨天微信号所发文章,又被删除。微博再次被屏蔽。我以为微博不能发了,试了一下,发现还可以再发其他,只是屏蔽了昨天的那一条,立即很开心。唉,我简直如惊弓之鸟,已然不知什么话可说,什么话不可说。抗疫头等大事,全力配合政府,听从所有安排,我都快捏拳头宣誓了,还不行吗? 我们都还被关在家里...
阅读全文>>
2020年02月26日 23:39

作家方方:“不惜一切代价”,本质上不是科学决策(33)

作家方方:“不惜一切代价”,本质上不是科学决策(33) 二月初四(2月26日)。 天气阴沉,但并不冷。窗外满是春天气息。出门放狗到院里,一个月没洗澡,它已经很有点臭了。但是洗狗池的三角阀坏了,不能放水。宠物店也没开门。很伤脑筋的一件事,这两天要为它考虑考虑了。 医生朋友继续发来信息告知我疫情现状。我按医生朋友的观点,加上我的观感和理解,整理出以下六点。 第一、武汉现在治愈的出院人数持续增加。显然,如果不发展到重症,治愈率是很高的。我的同学昨天就已经出院...
阅读全文>>
2020年02月26日 00:29

作家方方:此曲终了,我们再寻解药(32)

作家方方:此曲终了,我们再寻解药(32) 二月初三。 天气好到令人惊讶,中午温度快达20度了吧?开着暖气已有热的感觉。但到晚上,又突然下雨,很反常也很怪异。反正不能出门,看手机便成每日的必修课。 一早看到几个视频,真是有话想说。视频有两类:一类是外省的捐赠蔬菜抵达湖北的遭遇:或半道被人拦截,或整袋往垃圾堆扔,更或烂在仓库里。这类视频,好几个。另一类是居民大骂团购的蔬菜贵得没谱。对于很多百姓来说,钱是要紧抠着用的。平时买菜也是再三挑选,才敢...
阅读全文>>
2020年02月25日 00:02

作家方方:检验你的只有一条,就是你对弱势人群的态度(31)

作家方方:检验你的只有一条,就是你对弱势人群的态度(31) 二月二,龙抬头。春耕应该从今天开始吧?但不知道,今年此日,地里有没有劳作的农人。继续晴天,很暖和,有一种大太阳能把病毒晒死的感觉。院里月季都在抽枝发芽,我几乎没有怎么打理它们,但它们依然旺盛生长。 平时经常吃仟吉系列的“工匠面包”。今天他们的老板陆先生让物流给我送了一箱。真不知该怎么感谢。我的同事道波正在门口值班,老远看到我,说一看走路就知道是你。我属于大步流星走路的人,而道波永远穿双尖尖的高跟鞋...
阅读全文>>
2020年02月24日 00:20

作家方方:自己做的选择,自己就要勇于承担选择的结果(30)

作家方方:自己做的选择,自己就要勇于承担选择的结果(30) 二月初一。 今天仍然是大晴天。想起小时候,家里有一本书,名字就叫《大晴天》。内容说什么,早已经忘光了。前阵以为梅花已都谢尽,不料,昨天突然发现,院子里的红梅正怒放着。而且没有哪一年像今年这样,开得如此明丽鲜艳,一种隆重的在场感。 转眼正月已过。我们已经不再细数封城有多少天了。反正就是在家安静地、抱以忍耐心地、尽可能平心静气地等待。不是等待拐点,而是等待何时可以出门。在我看,拐点来不来,似乎已不重...
阅读全文>>
2020年02月22日 23:52

作家方方:蔓延难以控制,看来这真的是个难题(29)

作家方方:蔓延难以控制,看来这真的是个难题(29) 正月二十九。 天气依然晴好。也很暖和。躺在床上看手机。 第一个看到的便是网上一位武汉女性批评社区的录音。她脆嘣嘣的武汉话,噼哩啪啦,干脆利落。少有粗口,更有成语。引发人们爆笑,甚至追捧。我自己也乐得不行。这口音我太熟悉了,它应该是我青少年时代居住的江岸区二七路一带居民的方言。属于不太纯粹的武汉话,与汉口中心地带更地道更正宗的武汉话相比,略有差异。不过比我讲得好。不少朋友发了这个音频给听。我说,你...
阅读全文>>
2020年02月22日 00:26

作家方方:我的遗体捐国家,我老婆呢(28)

作家方方:我的遗体捐国家,我老婆呢(28) 正月二十八。   封城第三十天。天啦,已经这么久了。今天的阳光很好,天气很暖。很让人有出门踏青的冲动。以前老汉口的人喜欢到后湖踏青,拎着竹篮,装上点心,坐着黄包车就去了。现在的三镇,大多湖边都成了公园,处处都是可以踏青的地方。黄花涝的湿地,每到春天,摆拍的和放风筝的人,一望无边。还有东湖满园的梅花,这一回真的是凌寒独自开。近日怕是已经在寂寞和清冷中谢了吧。这里,姑且怀想一下吧。   人们都有点憋...
阅读全文>>
2020年02月20日 23:39

作家方方:待在家里别出来,否则我们就白拼命了(27)

作家方方:待在家里别出来,否则我们就白拼命了(27) 正月二十七。 今天又是大晴天。简直晴好得不得了。能想象得到,所有温暖阳光全落在空寂的街上,还有空寂的中山公园、解放公园和东湖绿道,感觉好浪费。 特别怀想与同事一起在东湖绿道骑自行车的时光。有一阵,我们几乎每个星期去那里。朝着落雁岛人少偏僻方向骑上一圈,爬坡过桥,全程三个小时。中间还可以在偏远地带农民手上买些特别新鲜的蔬菜带回家,也会寻一处优雅的湖边聊聊天。我们应该都不算什么“铁肩担道义”的人,反...
阅读全文>>
2020年02月20日 00:37

作家方方:死亡的幽灵,依然在武汉徘徊(26)

作家方方:死亡的幽灵,依然在武汉徘徊(26) 正月二十六。 今天的阳光远不如昨天,但天空还很明亮。到了下午,有点阴。但不冷。看天气预报,这几天都会比较暖和。 还没起床,几天前曾捐款十万的画家朋友从纽约打来电话(不会有人说是通敌吧?),说另一位远在德国的苏姓画家也想捐款十万,且说他认识你,多年前曾去过你家。这几天也在读你的武汉日记。他们夫妇想要为武汉尽点心出点力。因为相信我朋友的慈善项目,所以希望捐到那里。我的朋友正急着为即将到的一批医疗物资...
阅读全文>>
2020年02月19日 00:17

作家方方:民在疫中泣,相煎何太急(25)

作家方方:民在疫中泣,相煎何太急(25)     正月二十五。     今天仍然是大好晴天。让人感觉处处生机。天上的云,很有特色。我在郊区村里的邻居都在讨论,这是什么天象,是鱼鳞云吗?被否。去年,我一直住在那里写作,直到春节前才回到武昌的文联大院。村里邻居告诉我,他们那一带是零感染。唉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,才能回村。我门前和院里的花,大概都死得差不多了吧。不过,我真不是一个擅长养花的人,几乎所有的花落到我手上,命运均不太好。要么长着长着死了,要么就...
阅读全文>>
2020年02月18日 00:12

作家方方:不止你一个人痛苦和艰难,人活着有很多方式(24)

作家方方:不止你一个人痛苦和艰难,人活着有很多方式(24)     正月二十四。     依然天晴。如在往日,坐在外面晒太阳的人一定会很多。可惜现在,那种温馨晒太阳的画面完全见不到。可以理解,这是非常时期。人们站在窗口看看阳光,看看窗外的绿树,也不错。     最严管控命令已经下达:所有人都必须呆在家里。只有不得不出门工作或执行公务的人,才能外出。但他们手上必须持有通行证。听说,如果在街上没有通行证的人,会被抓起来,隔离十四天。不知道是不是真的。段子手说,武汉还算好...
阅读全文>>
2020年02月16日 23:39

作家方方:你看不懂的东西,不要随便喷(23)

作家方方:你看不懂的东西,不要随便喷(23)     正月二十三。     也不记得这是封城的多少天。今天的阳光真是配得上春天。昨天的雪,已经一点踪迹都看不到了。我从二楼望下去,树叶在阳光下都反着光。     尽管与昨天相比,我已经心平了许多。但来自京城的攻击,仍在继续。这让人实在无法理解是什么样的动力让他们有这么多仇恨。好像,他们一生都在咬牙切齿。仇恨很多人,仇恨很多事。甚至不管对方在哪里,处于什么样的状态,他们仍然强烈而执着地恨着。而他们所恨的我,...
阅读全文>>
2020年02月16日 00:01

作家方方:武汉,今夜我不关心脑残,我只关心你(22)

作家方方:武汉,今夜我不关心脑残,我只关心你(22)     正月二十二。       下雪了。昨晚风大雷响,今天便下起了雪。在武汉,下这样大雪的冬天也是不多。听说雷神山有几间病房的屋顶被掀开,可见昨夜的风有多大。希望病人能安稳转移,在大劫难中度过这个小的劫难。          今天的心情真是坏透了。凌晨,发现一个新浪微博名为“飞象网项立刚”的人,居然在我的记录文字旁,配一张二手市场的手机照片,然后发微博认定这照片是我自己配发,判定我在造谣。我的记录一直是纯文字...
阅读全文>>
2020年02月14日 23:34

作家方方:秉持人道精神,就是我们最基本的常识(21)

作家方方:秉持人道精神,就是我们最基本的常识(21)     正月二十一。       今天的天气比较怪。先下大雨,中午大晴,转瞬又雨,反复无常。刚才到丰巢柜取快递(女儿想办法买到的狗粮),大风骤起。回来一会儿,连雷都炸响了。现在雷雨交加,让原本寂静的夜晚充满声音:既混杂,又纯粹。昨天就听说,寒流将至,气温将急速下降十度左右,或许还有雪。想必政府已为那些隔离在方舱的病人,准备好了御寒设施吧。       早上,打开微信,便见到我的一位企业家朋友率领她的义工团队...
阅读全文>>
2020年02月13日 23:41

作家方方:或许那时他们才会懂得百姓(20)

    正月二十。     中午开窗,看到太阳又出来了。今天是李文亮的头七吧?头七是远行者回望的日子。李文亮在天有灵,重返故地,他会看到什么呢?     从昨晚起,闷了两天的网络,突然又活跃起来。长江日报以三篇魔魅式短文,瞬间刺激到诸多人的大脑皮层。看了它们,大家觉得自己似乎又有了活力。这活力来自想要骂人的心情。其实,骂人或是骂事,都是疏导心理的好方式。我女儿的爷爷活到99岁。有次问他,你的长寿秘诀是什么?他...
阅读全文>>
2020年02月12日 23:42

作家方方:武汉人的痛,不是喊喊口号就能缓解的(19)

作家方方:武汉人的痛,不是喊喊口号就能缓解的(19)       正月十九。     封城的第二十一天。有点恍惚感。我们居然被封这么久了?我们还能在群里说笑?还能相互调侃?还能从容地盘点自己吃了些什么?我们真是很厉害。     躺在床上,打开手机,即看到一个同事发的朋友圈。她说她从厨房到房间,跑了三公里。这个更加厉害。这种跑步感觉,跟沿着东湖看着风景跑,完全不可同语。我想,我到底老了,若是如此,怕是会转晕。     今天天色很明亮。到了下午,还出了一会儿太阳,让冬...
阅读全文>>
2020年02月11日 22:37

作家方方:新生命的降临,是上天赐予的最好希望(18)

作家方方:新生命的降临,是上天赐予的最好希望(18)     正月十八。     今天的天气仍然像昨天一样。阴,但并不阴沉。     中午看到一张照片。有日本援助物质上的一首诗:青山一道同云雨,明月何曾是两乡。感动。又看到一个视频,是奥斯卡影帝的一个获奖感言,他哽咽着说,要替不能发声的人群说话。也感动。还看到有人写文章,引用了雨果的一句话:有的缄默等于撒谎。这次不是感动,而是惭愧。     是的,我只能选择惭愧。     更多呼救的叫骂的视频,我已不想再看。我自知,...
阅读全文>>
2020年02月10日 23:13

作家方方:转机随时可能出现(17)

作家方方:转机随时可能出现(17)      正月十七。        又阴了。但天空还算明亮。我们依然在打听或在等待好消息。有人做了个视频,说如果钟南山讲哪天可以出门了,你们猜武汉会怎么样?然后是各种鸡鸭成群地向外飞奔,各种耀武扬威地出门派头,各种猖狂傲慢的走路姿态。原来,武汉人不光会扛事,会骂人,也会各种的想入非非。       十六省以全包的方式,支援湖北十六市。医护人员争相报名,剪短发,剃光头,各种离别,各样视频,让人感动。听说来鄂的各...
阅读全文>>